百年的風吹過的夏天吹的,生命之河的潺潺,走出心靈的湖面蘆葦,到春季山花爛漫,看到夏河有光澤,生命總有一個人纖體安靜,安靜的走,但總是不分離不要放棄。之後,慶忌是溫暖的,一切都才剛剛一個過程,有的說這是不好的,所以最好是靜靜地坐著,突然像一個“輕”字,生命之光知道產品的味道很安靜月亮長,光是一種寧靜之美,淨化超脫凡塵。

不懂茶道,偶爾喝茶,喜歡鐵觀音圓潤內斂,像普洱溫柔的聲音,像龍井廚師新鮮。你來了,你沏上一杯清茶,沒有寒暄言語:好久不見。然後,一個座位茶事,有一段時間,削減時間英寸,畫一個月光,讓火燃燒在我的心臟的光。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話,茶那顆心臟,那縷炊煙裊裊茶。一些茶,但不得早相遇一見鍾情。滿足太長,但始終佔據著心臟。就像生根,固執鬱鬱蔥蔥。

cici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