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V LINK: 

 

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什麼傷心畫扇秋分”。

結構分類

桁架背景板,木制背景板和LED背景

顧名思義,是由背景板桁架桁架建成的,木質背景板是由木結構製成的,固定在backdrop背景圖片上方的是背景牆;而LED背景則由LED顯示幕組裝在一起,電腦控制可以切換背景畫面。

桁架背景板相對於後兩者,一般價格低廉,在背景板,與當地最大的標誌,側面舞臺背景板;木質背景板難以重複使用,一般很少使用,除非你想做一些特殊的形狀將被使用(如壁掛式顯示或變)LED;畫面背景是最貴的,也最為靈活,可根據需要更換不同的圖片,如適用

我第一次看到這首詩是在課堂上,我坐在他的身後,從他的賬面浮出來,一張紙,倒在我的腳下身邊,這是最好看的我見過的文字,整齊卻不張揚,給人一種舒適特別的感覺。有一個不願意支持他的感情,我輕輕拍了拍他:“同學們,這是你的權利,”他在紙的手回頭看著我,整齊排列的功能去迎接我的眼睛,他想了一會兒, “啊!對了,謝謝你!”他繼續講課,我很高興他沒有發現,我臉紅了。後來聽誰說,他的名字叫張揚,喜歡打籃球,一個大才子宿舍。

“阿嚏,阿嚏”。我坐在略低於吊扇一直有鼻炎教室,吹時間長了,自然有點過分。 “這個給你。”旁邊一個乖巧的小男孩看起來送入紙巾一包,“我的名字被認為來自蕪湖,我看著班長我們班的花名冊從那裡,只有你和我是老鄉,你就叫徐孜攝菲律賓,吧?“”嗯嗯,我們家是安徽亳州。“我特別激動,在這個新的環境剛到,有些人已經聽說過我,還是有些小得意。然後,我們都喜歡搞宣傳,如家,在這裡我們把所有的好吃好玩什麼都聊了個遍,感覺很過癮。

剛入學的,別人都不太熟悉,我想一個教室李某向我招手,他給了我一個很好的賬戶表。一旦我起晚了忘記吃早餐,但我的脆弱的小肚子也受不了啊!我有疼痛,趴在桌子上捂著肚子,臉色蒼白,沒有力氣說話,甚至。害怕李湘給了我每天從那以後準備早餐,我很尷尬。一天早晨,我走進教室坐在踏著上課鈴聲,“快吃早餐吧!雖然冷!”李想說。我掏出一百塊錢從他的錢包遞給他給他,“來吧兩個月的早餐錢。”他不肯,“你想收到以後會不會給我買早餐。”他沒有收到。此後,李某沒有想給我的早餐,我盡量每天早早起床買早餐五分鐘,但李會不斷小食袋。每天放學後快,李想拿出看家屁麵包,從包裡的餅乾點心,說:“來,紫菲,肯定餓了。”然後,我們像兩隻老鼠,頭部桌吃進他的口袋裡。

其實,我想說我們都是女宿舍的人。汪延把我帶走納新籃球俱樂部,讓我們去登記,老人都是高大帥氣又有型的吧。我被他的頭王燕的食指不屑地說:“你在大自然的大動物”瞬間我們趕到時,王艷毫不猶豫地報了名,她的簽名字,我看到了,我看到整齊霸氣詞“宣傳“,他也報了名。 “給”王言訖,遞給我的筆名,我猶豫了一下,“哦!是時候你陪我!”王艷扮演凱撒·約翰遜。 “好吧!”然後,我也報了名。

“紫菲,你快點,我們倆去一個遲到”王燕催我。今天,籃球俱樂部,我們召開了第一次訓練,我特別熟練的長發挽起,顯得非常清爽。然後,我們飛過球場。我們去的時候,訓練還沒開始,孩子們在玩。宣傳身穿黃色領騎衫格外顯眼,他得到了我的眼睛脫身。每一個鏡頭是太酷了,我為他鼓掌,在我的心臟哭泣。突然自信出手,球飛過來給我,打我的頭,我覺得自己很愚蠢頭,蹲下,和宣傳跑了憂慮地說:“美女,不好意思啊,沒事,”我的心臟暗笑,他告訴我們,美呀! “哦,沒事沒事。”

剛開學大家總是彬彬有禮,過了一段時間,我們都打得很熟悉。眼看宣傳一個英俊的三步上籃,運球,跳投,準備投票時,他們是一個瘦高跳擋了一下,投一面,並沒有進入。 “宣傳,你是豬嗎?他無法從一端看到阻止你啊?”我哭了。 “紫徐飛,你知道紗線,閉嘴!”宣傳多汗,眼角的夕陽落在他,如果他感覺人都在發光。他舉起臉上一次性蓋的黃衫從他的臉上擦汗,我默默地看著他做他的小球迷,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多麼愛他。我喜歡他的霸道,就像我和他鬥嘴。

然後,我的手機響了,李想,我們說好晚上來一補的工作,因為明天要交的,其實,這是我的工作讓他的副本。 “嗯,我會在這裡結束,我會在這裡見到你。”來到自習室,我拿起複印作業瘋了,“你明白嗎?我會告訴你的。” “謝謝你,我們的大學霸,我也就懶得花時間做只會什麼都得不到。”我說完三下五除二。放心地說:“來吧!” “現在出發?”他是一個有點困惑,“還是留在這裡?” “我送你回去!”他有些沮喪。路宿舍,一個勁地問:“紫菲,你想吃這個紫菲要我給你買吃冰淇淋?”我們去一個人舔冰淇淋的宿舍。 “我是第一次一個人送我感到不可思議。” “然後第二天我送你好不好?”他認真的看著我。 “哦!為什麼呢?我長這麼安全的,沒有必要送你?”我說,我裝傻。我們一直沒有說話到了樓下,我說:。 “我走了啊,謝謝你的冰淇淋。”

從那以後,每天的籃球訓練,李某也想加入進來,他總是隨身攜帶一個大口袋礦泉水,所以我們訓練累了,休息的時候,給你喝“作宣傳”李想扔他在一個礦泉水瓶的水,抓宣傳,他們兩個都是一個宿舍,玩的很鐵。我興沖衝地跑到得到一瓶準備擰開。 “紫菲,這是給你準備的。”李某一直試圖鬆開脈動的手給我。 “餵,李想,我們是不一樣的待遇怎麼樣啊?”汪延的臉看著我笑。我哽咽著她的樣子道:“死丫頭,來,咱倆的變化。”我在礦泉水的手抓住她。我注意到自信的臉鐵青著,不說話,拿一瓶礦泉水澆在他的頭上。王燕拿著脈動非常驕傲霸道宣傳方面,說道:“來吧,隊長張辛苦你們了!”王艷張楊被撬開,“我不喝酒!”然後大步走開了。

在回來的路上王岩他一臉坏笑,說:“紫菲,你說我們每天都形影不離,就像當你跟李好了,我看她怎麼沒給我啊!招”然後就開始撓我癢癢。 “呵呵,艷子,你在開玩笑吧。我們倆是老鄉,你不要亂說,李想一個好人,他對誰都不好。” “那他怎麼不給我買漣漪啊?”汪延說有點嫉妒。 “好吧,我讓你拽拽牽線讓他每天我們買女士宏泰脈動OK?” “我不想要它,我有我們的家庭有主見女王隊長,你的家人,或保留自己喝脈動!”王燕的臉上洋溢著幸福和嚮往。我的心臟張力,有點猶豫地說,“你喜歡張揚啊?” “是啊,紫菲,你不覺得特別帥氣的船長?每一個鏡頭,運球啊!真漂亮。”景炎目光亮得像遠道而來,他說看。我敲了她的頭左右,“看你流口水,就像讓人們吃同樣的宣傳。”汪延一路告訴我什麼樣的宣傳,她忘乎所以,我不聽。我的心臟搏動,所以我怎麼能最好的女朋友其實我喜歡精心珍惜他的心臟。搬屋

宣傳一腳出球,而查幹身邊走過我,心臟怦怦直跳的小賽車,我多麼想和他打招呼! “在這裡,宣傳。”艷子遞了一瓶脈動宣傳的。 “謝謝!”自信衝艷子笑了,燦爛的兒子害羞的低下了頭。我站在旁邊,看著他們的輝煌兒子回過神來,說:。 “來,來,紫菲,我給你買你喜歡的果粒奶優”我接過來,並沒有說話。燕子是一個勇敢大方奔放的女孩,因為他對我說,他喜歡玩,而現在,每次訓練後,她滿懷激情地去購買小賣鋪的水。 “張隊長,三步上籃,我已經學會了如何沒有,是不是一會兒一個多步驟的小步驟,然後你教我嗎?”汪延期待看宣傳。 “嗯,好!” “如此,艷子,你的宣傳遵守良好做法,我不會等你,我會回去。”我看到一個小竅門輝煌的兒子。

從那時起,我找了各種理由不參加在生病的籃球訓練,也不去上課,就像在宿舍裡的蠕蟲病毒。李想給我打電話,問我病了,他說他會來帶我去醫院,我什麼都沒說是懶得課。李岩幼兒要我攜帶一大兜蘋果,以及各種各​​樣的感冒藥。幾天後,李某沒有要問我感冒好了,我說,好,好,怕他給我開的藥。好了,就要多走出去,並不總是在宿舍裡滾動。我們去圖書館,我一頭扎進書堆裡,各類小說類書籍一家挨著一家,一直在尋找像瘋了似的。李想摸摸我的頭說,你要知道它不會燃燒,對不對?

吃飯的時候,我不想去,李想說你想吃什麼,我去給你買回來。我剛才說了吧!我走進我的虛構世界中去,“嘿,”有人突然躍升至重打我,我很害怕,“啊!”哭出聲來,圍繞細分子其他人看著我,我的臉刷一下紅。宣傳特別自豪:“怎麼樣,許哀妃,你的病好沒有。”他給我的綽號,他說我的名字,徐紫菲,閱讀倒掛許妾,從此叫我答應了愛妃。 “宣傳,你有病啊?嚇死我了。”在別人面前,他是一個很酷的隊長,他在我面前就像一個無恥,一如既往逗我,自豪和高興。 “怎麼回事啊!最近沒有訓練,基礎本來就不好不好好訓練。” “嗯......這位小姐是不是訓練仍然是虐待你。”我吹噓。 “哦喊嘿,我們走吧!去實踐。”自信動搖手中的籃球來惹我。我也不甘示弱,放下手中的書,跟著他到了籃球場上。

我抓起球在籃下保持投資,不停地採摘,再投,不要古丈陽。我覺得全是汗,但還是繼續定投。 “紫菲,你怎麼了?休息累了。”表示關切,宣傳抓起籃球,他從來沒有見過我這個樣子,像脫韁的野馬一樣,拼命推銷。 “不累,”我去搶球在宣傳手裡,他長長的手臂,他舉起雙手要球,一個右手勾手,球進。他“到底?紫菲怎麼樣,你這樣做你自己,我很心疼。”抱住我,我在他的懷裡掙扎著,抱著他不放,“你給我啊!”你知道喜歡的人不喜歡是什麼感覺? “他深深地吻了我的額頭靠在他寬闊的懷裡,我覺得很安心,我真的希望時間能夠呆在那裡。”我不在乎它是你喜歡誰,而是將來我只能愛,因為我喜歡你。 “這是最讓我聽過的表白霸道。他送我回宿舍,他的大手半路主動牽著我的小手,很溫暖,但我扯遠了,我們只是並排走著,很遠離開我調整有點不好意思。

他去給我買蛋糕和粥,“快吃!當然餓了!”他看著我的關心。我真的覺得像做夢一樣,回到宿舍,輝煌的兒子跑了關心,說:“?!你現在怎麼看一天沒有吃晚飯,你想死我想抱抱”我的心臟感覺就像做了虧心事,和艷子也是一樣的姐妹們,我們不說不行,我們是類似性質的走到了一起。我剛醒來那甜蜜的夢,我的心臟就像一個壓力,像一塊大石頭,堵得慌。友誼是左,右手是愛情。洗床後,我想與李聊天,李想是一個特別特別好的人,無可挑剔,全因我所關心的,一個溫暖的大男人。聊了很長一段時間,我的心臟沒有被阻塞,就去睡覺了。這個夢,我們四個人都特別親密的朋友,我們的友誼純潔而透明的,而不摻雜任何雜質。

未來的日子我特別乖巧,每天準時上課,坐在乖乖艷子和李湘中間認真聽課,認真做作業,然後去圖書館。只是不要去打球社區,也是著名的宣傳彎路像沒看見一樣。我已經決定了,我要出去類似於竄愛的小火​​焰心臟的艷子。下課了,宣傳上堵著我在門口,“公示”艷子跑了過來興奮,“陳紫菲,你過來一下!”毫不起眼的小嚴重。 “艷子,你去等我一會兒,估計這幾天我沒去的籃球俱樂部訓練,也沒留下,隊長卻高興不起來一團糟。”我在他的手心耳語艷子告訴她。艷子點點頭先走。 “那我先走了,”李想覺得有點多餘識趣地走了。 “你為什麼要躲著我可好?”宣傳或特別嚴重。 “我沒有啊,我們前兩個路口也不是很多,也不怎麼說話啊!”我在他說地上假裝冷漠。 “好了,你為什麼不參加籃球訓練,並且不離開呢?”宣傳更生氣。 “姐姐不想去,好吧,我想回到籃球俱樂部”。我不會傷害有點兇猛的宣傳。 “好吧,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,你有晚上不接受我?”宣傳抱著希望的最後一絲希望,尤其是看著我渴望的眼神。 “沒有啊!你太害怕悲傷,安慰你。”我看不明朗,不敢看他。張洋愣了一會,我冷靜了下來,問道:“你覺得這樣的人李某是不是” “是的,”我說,轉身走開了面無表情的,但我已經變成了眼淚。

我安慰自己在我的心臟,如果我有一塊公示,然後根據李想的性格,會恨的宣傳,他們不能做好哥們,我沒有看到輝煌兒子的臉上。如果在一個情況下,燕子和宣傳,那麼,我們依然是好朋友。下課了,我仍然認為李嫣坐在一個孩子,我知道,宣傳對我從事間諜活動,所以我想假裝和李都非常接近。而且果然奏效,很快宣傳據稱它輝煌的女友的兒子。

我像往常一樣,和李想一展身手去食堂吃飯,他像往常一樣細心體貼我剝雞蛋。我們吃過晚飯準備回庫,我怕我冷靜下來,就會覺得特別委屈和空虛,最近藏庫。李想談談最近對我和我總是能聽到一種曖昧的感覺。遙想圖書館,他甚至拉著我的手,“紫菲,我喜歡你,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?我聽到你說像我這樣的宣傳,是真的嗎?”我的臉趁熱,他沒有回答,也沒有甩開他的手。當時,李某不想去思考傷心。就這樣,李想對我或去圖書館,或者每天去公園。他認為我是一個默認的,善良單純的我只是不知道如何拒絕。有時我想大多數人覺得李某是一出戲的好夥伴,而不是像一個男朋友,他是我的好各方面確實不錯是無可挑剔的,我總覺得我錯過了他的感覺。我們一起玩的時候很愉快,雙子座和雙魚座是一個很好的玩伴,但低指數戀人。感到無聊的,懵懵懂懂,不關閉之類的操作,只要熟人無法處理。為此,我們設置了一句,雙方還按它的手印簽名!兩個人得到一個有趣的比例變成兩個。每天妍兒是不是宿舍,晚上回來的時候我只花了,他說:。 “紫菲,你知道,我今天坐和張揚它的摩天輪,你看我們的照片:”我看到照片他們都笑得很開心。心臟有一種莫名的傷感。

放暑假了,我期待著在今年夏天,足以在學校了,想換個環境。李想送我上火車的火車站,尤其是悲傷的樣子,我什麼也沒有說,我們可以打電話,聊QQ。回到家裡,我們所說的每天晚上,今天做談資,無法用語言來說話,還是不要掛斷電話。我對媽媽說,一個男孩追我,我不知道如何拒絕。母親說:“你想知道他喜歡它的結束與否,現在上大學,媽媽不管你,但是你必須遵循你的心臟了,因為說他們不知道如何拒絕,那麼你?肯定不是那麼喜歡他'。“他的人特別好,都好。”我說:“傻孩子,世界上多好,如果他們喜歡你,你做這樣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?就算全世界不喜歡他,你會站在他身後,他拜在您的心臟,他是像太陽一樣的男人,他是一個完美的男人。 “那麼我的母親,我的腦海裡浮現李湘皮球打嘚瑟對我笑了笑現場。

李想給我打電話,我們經常說了幾句話,我想種種藉口,我洗澡,我的媽媽告訴我做的菜,便掛斷了電話,我說我不得不打電話回來一點點困了一個。李想,以適應我的特別善良,體貼的男人。媽媽不說我想疏遠我的兒子李,但始終不變的話題每次調用,所以我覺得像爵士蠟。我用我的小伎倆一周推脫,每次通話只說了幾句話。李想問我:“紫菲,你不想和我分手,你說為什麼?”我沒有說話,“你不想說話,好了,如果你想和我分手,直接回答我:是就行了。”我猶豫了一下,他不說話,就這樣靜靜的,過了好久,我低聲道,“嗯”了一聲。然後,他悄悄地掛了電話,我打不通。他總是這樣,我想要什麼,就算我想分開他,他會滿足我的撕心裂肺。

開學了,今年我們有初中,時光飛逝。回到學校,教室,當我的心臟嘭嘭嘭,似乎是在做一個很好的良心都害怕見到李湘,有點想看到他。我偷偷看了看他,他失去了很多,整個人都像霜打的茄子,全身乏力。他跟我一次,“紫菲,我們不鬧,OK?”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,他看到我的答案。走的時候給我留下了很多好吃的,回到宿舍,他認准購買零食,我哭了,我所有的最愛。他沒來找我,他似乎也消失了,我知道如何殘酷,自責也無濟於事。從那時起,他告訴我,雞犬之聲相聞,從不拒絕性交。放學後,艷子每宿舍總是紅紅的眼睛,似乎不事張揚,讓她很生氣。他也分手後沒多久。

時間的推移和不急不慢,無聊的我喜歡泡圖書館,一整天泡,大學,我不能在圖書館啃少的書籍。類,李某總是故意躲著我。喜歡盯著我,因為輝煌的兒子,宣傳,我總是避開他。前不久畢業我們比較忙,寫完論文,後防線,我們要畢業了。

有些人,一生不能在一起,但可以在我的心臟永遠隱藏。你問畢業的夜晚,“如果我們能夠在正確的時間,正確的地點,正確的場合相聚,會不會在一起愛情嗎?”

“內省的時候,它可能是,只是沒有如果!”我抬起頭說,仰望星空。

你的眼淚在臉頰,在夜空中的黃色燈光的照耀,這是晶瑩剔透,“我明白了!”你朝我回頭。

“生命之如初見如果,在秋悲畫屏。”小荳蔻的另一邊,誰答應的時候誰結束了嗎?在此之後的流逝,誰是地球的兩端誰?人們說,在內心深處,但由於緣淺這裡。你說,“我們在最美麗的季節相遇,但在最美麗的季節沒有愛。”我說:“老婆本,但由於緣淺!”只道一聲君安,不要忘記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ciwing 的頭像
ciciwing

ciciwing的部落格

ciciw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